您的位置:xin1946伟德 > xin1946伟德 > 出事的都是临时工,真正的PMC行业老大

出事的都是临时工,真正的PMC行业老大

2019-10-26 20:55

MPRI全称为军事资源顾问公司(Military Professional Resources Incorporate),是IPOA的注册会员之一。许多《世界军事》的老读者都听过这个名字。黑水公司在国内是PMC的代名词,但

话说在2004年3月31日,四名黑水公司的雇员在费劳杰被伏击身亡,随后更被鞭尸,这一幕让人联想起《黑鹰坠落》的电视新闻播放后,“承包商”这个词便进入国内军事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MPRI全称为军事资源顾问公司(Military Professional Resources Incorporate),是IPOA的注册会员之一。许多《世界军事》的老读者都听过这个名字。黑水公司在国内是PMC的代名词,但其实MPRI在美国才是这一行内的领头羊,在40个以上的国家有业务,公司分部遍布全国和海外,最小的单项订单都要400万美元,通常的单项订单都有上千万乃至上亿。可以说MPRI无论公司规模还是业务量都远超黑水,黑水只不过赶上时候好而已,套用某人的形容,就是:当大家都穿着吉利服伪装起来的时候,黑水却站在空旷的地方学人家黑叔叔玩街头行为艺术。黑水的名气基本全靠负面新闻得来的。

话说在2004年3月31日,四名黑水公司的雇员在费劳杰被伏击身亡,随后更被鞭尸,这一幕让人联想起《黑鹰坠落》的电视新闻播放后,“承包商”这个词便进入国内军事迷的视野,有人说所谓的“承包商”其实就是雇佣军,但雇佣军的英文是“Mercenary”,为什么会叫做“承包商”呢?

MPRI成立于1987年,由8名退役高级军官合资在特拉华州成立,公司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大市,靠近五角大楼所在地,这是为了方便公司职员与五角大楼进行直接联系。MPRI现任总裁是退役陆军上将Carl E. Vuono,他在“正义事业行动”和海湾战争时担任美国陆军参谋长。副总裁为Ronald H. Griffith将军,他则当过陆军副参谋长。Crosbie E. Saint将军则曾当过驻欧美国陆军的司令,而Harry E. Soyster将军曾经是美国国防情报部的头儿。其他董事会成员也是来头不少,都当过什么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南方作战司令部司令、美国中央情报局顾问、总统军事幕僚等等。难怪有人戏言MPRI的将军密度比五角大楼还高,所以在业内MPRI一向有迷你五角大楼之称。由于PMC这一行要拉到业务,关系网是很重要的。MPRI正是由于其公司高层与五角大楼的关系渊源,所以才能拿到许多与美军相关的军事承包项目。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军事承包商”的概念吧。

比如,MPRI就承包了美军许多模拟实战场景训练,又为美军部队的装备训练和陆军指导课程派遣教官,目前美国国内有200多所高中和大学的ROTC也已经由MPRI所承包,此外还有遍布全美各地的征兵中心的运营。MPRI还和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合作编写了两份军队在战区与私营公司协同的野战条令,分别为FM100-10-2《战场上的承包商支援(Contracting Support on the Battlefield)》和FM100-21《战场上承包商的协同(Contractors On The Battlefield)》,这两份野战条令规定了战时私营军事承包商的支援角色和承包合同的签订流程。注意,这里规定的不是PMC公司的雇佣兵与军队如何协同作战,而是指军事后勤方面的承包商(参见《出事的都是临时工——“Contractor”译名略谈》中军事承包商的解释)。

其实,只要是替军队承担某些工作或供应物资的私营企业都是军事承包商,例如给军队修建食堂、厕所的建筑公司、供应食物的食品公司、运输军用物资的运输公司,当然少不了为军方供应武器弹药的军工企业。但军事承包商们不光会在后方承包军方的业务,在战争时期也会跟着军队跑到打仗的地方做业务。要理解这些在战场上替军队做后勤保障的平民并不难,陈毅曾说过:“淮海战役是山东老乡用独轮车推出来的”;而查阅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战例选编时也会发现经常出现“支前民工”的字眼;再看看现在N多穿越小说里的“辅兵”、“夫子”等等。现在在伊拉克、阿富汗地区活动的美军军事承包商其实就是替美军服务的支前民工、辅兵、夫子。但目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国军事承包商非常多,这是由于美国在20世纪后期大裁军时,为了保留足够数量的战斗单位,而把军队后勤大规模地民营化的结果。所以现在美军的战区后勤保障几乎都是由民营企业来承包。

图片 4

比如下面这两张拍摄自伊拉克的照片,这些身穿防弹衣、胸前有“国防部承包商”字样的人,就是军事承包商,他们是物流公司的司机,负责给驻伊美军运送物资的项目,都是没有武装的平民。而为这些车队提供武装护卫的未必都是军队,有时是运输公司雇佣的保安公司或军事公司的武装护卫,他们也称为承包商,承包的是保安业务。在费劳杰被鞭尸的4名黑水公司承包商当时的工作就是护送一家食品公司的货车去美军营地安装厨房设备。

尼亚加拉大学的一期ROTC结训仪式上,现在美国的ROTC都给MPRI给承包了

图片 5图片 6给驻伊美军运送物资的物流公司的司机,他们也是军事承包商,是美军版的“支前民工”

图片 7图片 8

图片 9图片 10在伊拉克为物流公司的车队提供武装护送服务的临时工们

MPRI的教官在向美军讲解激光模拟训练系统的使用

图片 11

图片 12在MPRI培训中心参加培训的美军

在参与伊拉克重建活动或军事后勤服务的私营公司雇员,无论是建筑工人、汽车司机还是武装护卫,都是以合同形式接受工作任务的公司或个人,所以工作虽不同,但其身份都是“承包人”或“承包商”,英语里称之为“Contractor”。不过为了区别身份,在关于伊拉克重建的英文新闻中,那些没有武装的普通人通常以“Worker”称呼,而有武装的保安人员则一般被称为“Contractor”。

图片 13图片 14

为什么会把“Contractor”译为“承包商”呢?

使用MPRI的激光模拟训练系统的美国警察

我们先查询一下关于contractor的解释,得到的翻译一般有:

在2000年6月,MPRI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给了L-3通信公司。L-3是财富500强之一,而且作为一家着名的国防承包商,在联邦政府和国防部里也有相当深厚的关系(这个家伙很逆天,曾一年内拿下过总和为17亿刀的多项订单)。这使得MPRI的实力更雄厚。04年,MPRI买下了是负责为驻韩美军基地提供后勤支援的Civilian Police International公司。最近MPRI又收购了GEDD(GE Driver Development)和Ship Analytics,这是两家知名的模拟驾驶训练系统生产商,此举扩大MPRI在培训业务方面的市场。比如美国联邦执法培训中心就从MPRI购买了43套汽车驾驶训练模拟器。

承包人;承包商;承包公司

许多介绍MPRI的资料都称该公司的资料库里拥有上万名美军退役人员的资料,但正如我在早前的波纹《出事的都是临时工——“Contractor”译名略谈》中所说到的那样,再大的PMC都是皮包公司,这上万人并不是该公司的正式员工,只是在该公司挂职而矣,而他们当中许多人同时也在另一些PMC公司里挂职。

所以,Contractor其实就是指合同工,不是指永久雇员,而是根据定期合同工作的人。把“Contractor”译为“承包商”就是字面翻译的结果。但为什么那些在伊拉克的武装护卫会称为“Contractor”,而不是“保镖”呢?因为这些私营保安提供者实际上就是以“承包安全保护项目的商人”这样的角色出现。

前面说到,MPRI处于行内的领军地方,因此MPRI的合同当然不只是局限于在美国国内。同时,MPRI也为许多外国军队提供训练,如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伊拉克、科威特和南非。据说MPRI的军事顾问为120名非洲国家领导人和超过5500名非洲部队提供过安全培训。在1990年代初期,MPRI还从美国国务院获得了一项为期5年的合同,内容涉及运送捐赠的医疗用品和食物到独立出来后和北约亲近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看到这里,估计又有读者要提问了,比如说前面提到的黑水公司的雇员,又说是雇员,又说是个人承包,那他们究竟是以个人身份还是以公司身份去接客的?

1994年MPRI获得两个合同。其中,代号为“德里纳河任务”的合同是阻止塞尔维亚、波斯尼亚和克罗地亚边境上的塞族武装渗透,其他的项目还包括处理民主过渡时期的援助计划。“德里纳河任务”的内容包括有为克罗地亚军队提供培训,又为克罗地亚国防部提供战略顾问。而经过MPRI顾问培训的克罗地亚军队在1995年8月发起反攻,在一周内就成功夺回整个塞尔维亚占领区,扭转了巴尔干半岛形势,使塞族武装失去原有的军事优势,最后促成波斯尼亚境内的塞族武装作出让步,促成了1995年11月的“代顿和平协议”签定。由于刻意的低调,当时国际上并不知道MPRI在此役中所发挥的作用,即便是行业内也是近年来才慢慢了解到当年的情况。

其实,就算再大的PMC/PSC企业都是个皮包公司,除了销售、财务和人事及高层管理人员是正式员工外,到外面干活的承包商们多数都不是固定员工。比如像许多介绍MPRI的资料里都称该公司的资料库里拥有上万名美军退役人员的资料,但其实这上万人并不是该公司的正式员工,只是挂在该公司的花名册上而矣。

图片 15

当某家PMC/PSC公司(比如MPRI、黑水/Xe、德阳、装甲集团什么都好)从其他客户那里(军事承包商、工程承包商、采矿采油企业、某国政府甚至是联合国或一些无国界组织)得到一些合同,就会在花名册里找这些挂职的“非正式员工”去赴汤蹈火,这些“非正式员工”与PMC/PSC企业签订承包该项目的合同后,就以该公司临时雇员的身份去工作,此时,他们就成了“Contractor”了。

揭露和指责MPRI的顾问培训和领导克罗地亚武装的塞尔维亚报纸

现在,你们能理解为什么这些武装平民为什么要叫做“承包商”了吧。

图片 16

但其实“承包商”还不是对“Contractor”最准确的翻译,我们知道,好的翻译要讲究三字真经“信、达、雅”,“承包商”仅仅是一个字面上的翻译,如果用“合同工”可能更容易让人理解他们的身份。但我认为“合同工”还不是最贴切的。要达到中文语境中最完美的表达效果的话,对“Contractor”最最贴切的意译其实应该是“临时工”啊。

美国军事顾问训练出来的乔治亚州士兵,全副美式装备最后都被罗刹国给刷走了

我们先来看看“临时工”的三个关键定义:干活最累,工资最少,黑锅你背。

凭着在对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运输援助物资的项目打下的基础,当格鲁吉亚亲美政府上台后,MPRI自然又成了格鲁吉亚的主要军事咨询顾问公司。但在08年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武装冲突中,格鲁吉亚军队的表现水准实在低得可怜。由此可见即便是有了好的作战计划和作训体系,如果将领无能、士兵缺乏斗志也是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水平。

你看,PMC/PSC公司里那些高层平时舒舒服服地呆在有中央空调的场所里工作,不用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就有高薪养着。而当“Contractor”的人呢,平时是没工资的,有工作才签合同,没活儿干就没钱发,干的活却是要跑到枪林弹雨中去做。

MPRI在1999年与哥伦比亚军方签订了为期18个月、价值430万美元的禁毒战争合同,该合同于2001年3月届满,没有延期。据说是由于哥伦比亚国防部有部分官员不满,他们认为MPRI没有对毒贩施以严历的打击,有养贼自重的嫌疑。

再看看在费劳杰被鞭尸的四位吧,原本在合同里规定公司会提供装甲车,每辆车上至少配三个人,但结果公司说这是个简单任务,不危险,四个临时工分坐两辆普通汽车就够啦。结果他们居然迷了路跑进反美武装的控制区,这下好了,遭到包围时车上既没有装甲提供保护,又没有机枪提供压制火力,每辆车上除了一个开车的就只剩下一个人可以用手中的卡宾枪进行还击,结果在AK、PK和RPG的围攻下全军覆没。前海豹又咋的,当了临时工就别指望有周全的劳保。

在“持久自由行动”和“伊拉克自由行动”后,MPRI就已经积极地参与到阿富汗重建和伊拉克重建事务中。根据最近美国国防部的普查,MPRI至少有500名雇员在伊拉克涉及12份不同的合同中工作,例如为伊拉克国防部的文职人员提供顾问指导服务。其中在2005年3月,MPRI就被授予一项培训伊拉克警察的4亿美元合同,不过在获得该合同后的两个月,MPRI就在百慕大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然后以分包的方式把许多工作合同转到那家空壳公司上,以避开美国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税。该公司此前在开曼群岛做过同样的事情,那是一份要在科索沃培训维和人员的16亿美元合同。

而且别以为只有中国才流行让临时工背黑锅,老外也一样。你看黑水的“Contractor”打死了伊拉克的老百姓,于是公司开除、上法庭;德阳的“Contractor”打死了伊拉克的老百姓,公司开除、上法庭;三叶丛林的“Contractor”打死了伊拉克的老百姓,还是公司开除、上法庭。总之,企业不用负责,都是临时工的素质低才会出事的嘛。

图片 17图片 18

综上所述,无论怎么看PMC/PSC里的“Contractor”都符合“干活最累,工资最少,黑锅你背”,所以说,这“Contractor”不是“临时工”是啥?

MPRI的军事顾问在为伊拉克人上课

图片 19在费劳杰被鞭尸的黑水临时工

图片 20

图片 21黑水公司的临时工们在保护美驻伊第一任总督保罗·布雷默

MPRI在伊拉克南部省份的其中一个CPATT的办公室

图片 22美国民众在黑水公司的总部门外抗议他们的临时工射杀伊拉克平民,这类事件的处理结果一般都是开枪者被解雇,上法庭的也是他们

图片 23

图片 24三叶丛林在伊拉克的临时工,原本伊拉克的保安市场上是黑水、三叶丛林和德阳三分天下,在黑水/Xe被伊拉克政府赶走后,三叶丛林占据了当地最多份额的保安合同

图片 25在阿富汗协助扫毒的MPRI

图片 26临时工也不全是当保镖的,比如这照片里的德阳公司的临时工是培训伊拉克警察的

另外,MPRI也是一家安全承包商,例如MPRI就承包了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家国际机构在世界各地的安全保卫任务,例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中国大陆的项目中,外方派来的保安人员实际上就是MPRI的雇员。这里有一个MPRI招临时工的网上系统,有兴趣想知道MPRI干些什么工作的人,从这个网站也能看出来。

图片 27MPRI的临时工在给不知道哪疙瘩国家的军官们上课

不过MPRI的官方色彩太强烈,在PMC行业中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因为对于许多潜在客户来说,如果没有得到美国国务院授权,是做不成生意的。例如在1998年,赤道几内亚政府要求MPRI评估其防务系统,并协助其建立海岸警卫队以保护其石油资源。但当时的克林顿政府拒绝了这项要求,理由是这个西非国家的人权纪录很糟糕,而且有谋杀不同政见者的案例。于是MPRI派出官员到五角大楼、国务院和国会里疏通,最后终于在2000年让国务院改变态度,发了一份许可证,使MPRI获得此项合同。直至今天,MPRI仍然拒绝透露其与赤道几内亚的具体合同条款。除了赤道几内亚外,MPRI在世界各地还有许多秘密的军事合同,但这些项目也是不会公开的。

图片 28这两个装甲集团的临时工正在为一次武装护送作出发前的准备

MPRI虽然很大,又不像黑水那样有那么多负面新闻,不过也并非是理想的终身职业依托。这家公司也有一些不好的传言,比如有在MPRI干过的人就说MPRI的管理层很不专业,不关心员工们的职业生涯,升职加薪不容易,签约时答应的推荐人奖金、年终奖金和假期经常不兑现,401-K、伤残保险这些保险不是扣了就是停了。大概是那些管理士兵出身的高级军官们对于怎样长久经营一家商业机构缺乏远见吧?所以,想加入这家大型PMC之前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吧。

图片 29USPI在阿富汗的临时工,中铁十四局在阿富汗北部项目的一个工地曾包给了40个USPI的临时工,不过我还没有找到他们的照片

本文由xin1946伟德发布于xin1946伟德,转载请注明出处:出事的都是临时工,真正的PMC行业老大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